闘魂家 ♠友子&翔子♥

關於部落格
  • 780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漬。

友子爹都下諭召了,做人家女兒的我當然是遵旨走進廚房;真正好吃不必費時,就只是用的材料要好、過程中下手要輕、手法要細,想吃多少做多少就好,不要怕麻煩。

一盒福壽桃多少也才五六顆,抓一把粗鹽(如果有岩鹽更好,比較不會有股海鹵味)、跟紅糖以 3:1 的比例混合,搓揉桃子們,粗鹽可以去苦水、軟化外皮,混合紅糖是讓鹽的味道不要太快滲透進桃子裡,另外也有增色的功能;通常一般人在這個步驟會把桃子裝鍋或裝瓶用力搖晃,稱之為“拋”,目的是為了讓桃子加速出水,但我們家向來不這樣弄,醃脆桃只是趁著季節跟著鮮吃個味,不是當蜜餞做。

我們家拿來做入味的是姨婆在台東從栽種到製程事必躬親的檸檬乾、青梅干,還有乾燥桂花,把這些都放冷凍庫,需要用的時候拿來切一切磨碎,抹在桃子上,冰個一兩個小時就馬上能切片來吃,醃漬料的香氣與桃子相輔相成,不會只有外頭話梅粉的喧賓奪主,配點小酒,或乾脆打成冰沙,在悶濕的梅雨季消暑又鎮渴。

拿了醃好的桃子給友子爹,我們家的漬脆桃不會有皮開肉綻的顏色,還是像剛採下來沾著露水似的淺綠帶點粉桃;放上前幾天去 citysuper 帶回來的北海道啤酒,笑吟吟地看著友子爹邊讚賞邊吃得咂咂作響。友子爹生我個女兒雖然外表看起來笨手笨腳的,做起活來倒是挺麻利,出菜時廚房也一併抹了乾淨,不拖泥帶水向來是我的優點。

就連要吃了在舌尖上殘著甜味的漬物,我也是做得總讓人只能腦子記著味道,其他身體各處都留不住,吞下去的那刻就連同味覺都給帶了去。

漬畢竟就只是漬,當不成釀的,更別說陳了。
人也是,在這樣的季節,當個清脆可口的漬物吧,把酒僅要言歡,席散各奔東西。


別強求要出多少水、要入多少味,否則只會招來蚊蠅之輩,徒惹得一身黏膩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