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闘魂家 ♠友子&翔子♥
關於部落格
  • 784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9

    追蹤人氣

將死之人

我笑,「我才不是豁達,」我說,一邊拿起濕紙巾仔細拭去她耳朵上沾到的染劑,「我是將死之人;活著時候就考慮死亡的事,健康的時候就預測病痛的事,單身的時候就預設結婚的事,在職的時候就準備離職的事;將死之人只要著眼現在就好,那些遙遠的未知的總有一天將要到來;既然那些都會到來,而這些都會過去,那其實沒有什麼值得特別悲傷的,但也沒有什麼值得特別高興的。」

我為她戴上護髮帽,以低溫加熱固定染劑的顏色,「我的人生但求不留後悔,不敢奢望了無遺憾。」我前面二十幾年的人生就像百米賽跑,一個勁兒的向前衝,踏得雙腳鮮血淋漓,跌得滿身荊棘,跑道上畫了多少條的白線,路上有多少跨欄,終點還有多遠,我都比別人早太多知道,也知道了太多,對我來說這段已然不是短跑或馬拉松,我只能跟著時間的洪流繼續前進,在苦痛來臨前做好全副武裝,在挫折襲來時正面迎擊。

然後在也許終將要背棄我的世界轉身後,還能孑然地瓦全下去。

女友 C 想來是被我這番發言慑住了,之後到午夜前我們都沒再多聊什麼,而我卻藉著這番告解,長久以來內心踟躅不前的許多想法漸漸地塵埃落定,偶爾為之的這種相談能夠讓人釐清自己真正的意念,至於這份意念是要進行、實現,或繼續發酵醞釀,就看人而定,但總算是放入了甕底,遲早要開封,味道是醇美或是酸腐,哪由得旁人去分說。

我最近面臨了一項小小的選擇,可是需要巨大的決心;選擇一方,就可以維持現在的生活,只是某些事情需要重新開始;選擇另一方,我的生活就要改變,無法估計會變好還是變壞,但至少是被期望的;而且只要付出一點小小的損失跟彌補就可以繼續下去。無論我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我現在都是被迫要面臨「面臨」這件事,而這件事理所當然地成為了我的壓力來源。

很多人是因為年歲所致故此導入,更多人是為了脫離目前的生活所以投入,而我都不是;我還有很多放不下、不能放下,或者還不到時候放下的;為了保衛流逝的現在跟拖延將襲的未來,我總是那樣死守著,死守著當前的痛快,即使我總是提心吊膽;年初ㄇㄟㄇㄟ胰臟炎併發腎衰竭,住院時期我僅接過一次翔子的電話,當下痛哭失聲,我哭成那樣,不是因為「她竟然病了」,而是「她終於病了」,然而我卻無能為力。

將死之人不會為了意外而痛苦,而是為了既定的事不知何時會來臨而痛苦

我究竟是適合,抑或不是,心裡早有答案,而這一次又一次的「面臨」,只是讓自己更加確立而已。因為不想讓所能想到的、所能感覺到的跟所能預料到的情況再如期的發生,所以忍了很多瞞了很多,只要繼續維持著,我就不覺得辛苦;真正讓我辛苦的卻總是那些想要破壞我辛苦維持平衡的人事物,這實在太不能令人忍受了。

回到「面臨」這檔事,其實我只要「選擇」就可以,我大可以選擇後者,大多數人也會選擇後者;即使那個損失是任何人都會經歷,彌補說真的也不需要付出太多氣力。而為何我還停在「衡量」這個立足點上頭呢?

因為某人的一滴眼淚就可能是我的汪洋。

汪洋對許多人來說過度龐大,跋山倒海,我卻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沉重的感覺;那是許多的汗與淚,滴水成涓,涓流成河,河匯於海,海集於洋而成;那是我之所以的存在,眼前想要必須要確定要守護的,沒有比這片汪洋更加重要。


所以我會將做出選擇。


是逆流而上讓我自己回歸到最根本的源頭重新開始呢?
還是就讓自己一起沉浮下去,變成一條活在汪洋中卻感覺不到汪洋存在的魚。


我將面臨所該面臨的,在所該選擇的時候做出選擇。


因為我等本是將死之人,只有與妳共度才能確切感覺到自己存在著
即便前方總有岔路等著我們,但在此時此刻


我只想做出與妳同行的選擇。











P.s:這篇網誌是在染髮隔了一個多月後,某天跟翔子 Gtalk 相談時的部份對話;是翔子建議我放上來的(但我想她的本意大概是看不下去我的網誌債已經堆到成垃圾山了),我後來內容修改得比較不那麼像單句的對話,在這邊謝謝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