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闘魂家 ♠友子&翔子♥
關於部落格
  • 785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9

    追蹤人氣

烈日當空的青春

小學時候最想去的國家竟然是非洲,還被老師拿出來嘲笑,不知好歹地回了一句「我看這些野生動物都好過你們大人呢,真想放了把你們全咬死。」馬上嚇得驚動訓導處,還請出校務主任針對我的言行偏差
開會,最後要不是被爸媽提著後頸道歉,「妳喔天生個性愛喧嚷,跟別人吵吵鬧鬧是沒關係,不要老惹些大的,最後弄得大家不開心自己也不乾淨,何必呢?」跟我最親的小阿姨耳提面命著,我當時年紀小,大人的說教總當耳邊風,長大後在學校跌過一跤,出社會滾過一輪,才知道那不知打哪來的硬骨子個性讓自己跟身邊的人都吃了多少虧。

常看電視上人家受委曲都是去淋雨大哭,楚楚可憐,像我這表悍裏憨的大妞實在不合適,憑這種爹不疼娘不愛小貓小狗都討厭的個性,莫須有跟欲加之罪都是何患無辭,本來就沒什麼同年齡的同性朋友(女人這種動物從孩提時代就喜歡搞小團體,最討厭了),發洩無處訴苦無方,最後也只能把自己扔到馬路上狂奔;然而很湊巧的,每當我積怨許久企圖找尋出口時,天空總是一片萬里無雲的晴,曝曬著好像夸父追日的我,影子從正午的腳下一路拉長,當夕陽西下,好似遠方的友人目送疲憊而空虛的我回家。

陽光是那樣強硬而霸道的,在我身上鞭笞著,烙出一道又一道的痕跡
每一次的色差都彷彿暗示我多麼孤獨,多麼寂寞
多麼地與那些躲在陰影處群聚而膚色白皙的生物格格不入

然後我長大了,了解的事變多,可活動的範圍變小,縱使有千言萬語也往往無法隨心所欲地訴盡,雖然不覺得自己是多愁善感的人,但總被束縛在方寸之地的我,在很多時候,太多時候,也僅能煩惱絲三千、淚如春水一江,付諸東流;不知從何時開始,就連最喜歡的陽光,也因為皮膚癌議題的流言蜚語而以防曬產品避之唯恐不及。

外套底下的真皮層吶喊著要呼吸,我不發一語,將那些苦悶掩蓋
如同每一次掩蓋對自己命運的怨懟
用堂而皇之的平凡人生,將死之前還能欺瞞自己多少次的謊言,一層層的覆蓋

有那麼一天,我因為私事下午請假外出,頂著灼眼的正午陽光在園區內穿梭,一邊囁嚅著自己怎麼會忘記帶把陽傘,一邊左躲右閃,迎面而來的的車輛把我逼上人行道,一腳踏在簡直要熔化的柏油路上,我望著腳下那形單影隻的自己,熱氣的對流糊了視線,突然覺得好笑。

笑自己是有什麼理由要抗拒追逐發光發熱的本能,笑自己是為了什麼要躲避大自然蠻橫又溫柔的洗禮。

我就那樣撒開步子向前行,漫步了車程幾分鐘腳程卻是好幾公里的路回家。
陪伴著我的只有汗水、酷暑的焚風,以及那永不消退的似火驕陽。

然後我突然懷念起小時候笑著踏過的那許多七彩水坑
年少時在火傘高張日正當頭下帶有鹹味的那個吻
以及分不清雨水汗水還是淚水的那個午後

溪水潺潺,曾經因為你而聽在我耳裡多麼像喪魂鐘
但我還是走過了,我們都走過了,一切也都過了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烈日當空的美好與殘酷
也不會忘記在那烈日當空所創造的青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