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闘魂家 ♠友子&翔子♥
關於部落格
  • 785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9

    追蹤人氣

為母則強(上篇)

第一個案例要回溯到我的求學階段,當時一直都有在打工,窮學生是沒有什麼資格選工作的,所以不是餐飲業就是其他一般服務業,大學是我外務最多的時期,為了攢幾個小錢養興趣,除了在某知名連鎖披薩店兼職儲幹之外,還不知死活的拉了兩個家教的工作,後來畢業前隨著學校科系遷至新校舍,打工被迫全部停止,只有最後一個暑假兼了個書店的工作,做習慣粗活的我反而覺得此務輕鬆至極,每天樂不可支,哪知某日在清點庫存的時候,視線範圍的邊緣突然閃過一個黑影,當下雖有意識為強者之輩(蟑螂也),卻也不甚在意,但該死的第六感卻讓我不得不注意了一下自己那長到拖地的牛仔褲管,並按住了膝蓋的地方,就在一陣用力之後,鞋子邊角出現了幾些破碎像是觸鬚的東西,瞬間對於蟑螂的觀感世界頓時崩毀,我全身發抖著將斷肢殘骸甩出來,緊咬著下唇,繼續工作,捱到中午休息時分,頭也不回的奔回家,脫個精光拿了蓮蓬頭跟刷子,一開滾燙熱水就拼命刷,刷到皮膚都起了水泡才罷休。

我筋疲力盡,全身虛弱地坐在浴缸邊緣,看著鏡中的自己,才發現下唇已被我咬得鮮血汨汨。

從那一刻開始,我跟蟑螂就從互不相犯轉演成誓死為敵,我常常沒事就像被咬嚙似地彈起,檢查自己的全身,只要想到那天發生過的事情便睡不著也睡不好,甚至因此遷怒到毫無關係的昆蟲類,蝴蝶蜻蜓飛蛾無一倖免,看見就是得死,沒有例外;蟑螂一事讓我神經質,更加依賴或理所當然的認定那些「願意打蟑螂」的人的必要性,不幸的是,我某任男友,向來主張「生命有牠存在的必要性」,眼見蟑螂成群結隊橫行,說什麼就是不殺,我即便一哭二鬧三上吊也無效,逼得我大鬧革命,才會懶散的拿出拖鞋,跟蟑螂在那邊大眼瞪小眼,過了追溯期限之後才一副無計可施的樣子過來向我宣告:「牠跑掉了,打不到牠」,我雖然氣自己遇人不淑,但也不能因為這種小事掉頭而去,只能恩威並施,期待有哪一天我的小卒會成為大將,英勇地在站場上橫掃千蟑,換我一個安睡的夜晚。

但我真是錯了,就像你不能逼吃素的人吞肉一樣,除非別無選擇,不然你也不能讓這些佛心來著的殺生;終於有一天,我一如往常洗手作羹湯,赫然發現一隻德國蟑螂(以下簡稱德蟑君)出現在流理台靠近瓦斯爐的地方,那可是兵家必爭之地,進可攻軍餉,退可守倉糧,眼看四下僅我一人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分秒之差就會讓晚餐從天堂饗宴變成地獄鍋湯,我竟然不假思索就抄起腳上的拖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擊出連大聯盟底特律老虎隊的 Joel Zumaya 都會叫好的快速球,將德蟑君一巴掌打落三公尺的廚房外,再以盜壘王之姿拔腿奔向翻肚掙扎的他予以最後一擊,瞬間斃命;俐落地拿起厚紙巾將德蟑君送葬進垃圾桶後,裁判宣佈,我們的晚餐,SAFE!

我奪回了晚餐的發球權,理應讓這場賽事繼續下去,但我卻好似顆耗盡電力的電池,頹然坐在餐廳的椅子上,任憑淚水像藤蔓般爬滿我的臉頰,我哭了又哭,直到爐火將高湯燒乾,我覺得自己既悲傷又無助,即使我此時此刻應該要向勇於跨越心理障礙的自己喝采,但無論如何也無法彌補一項事實。

那就是不管有多少人,不管是什麼人,即使他們能常伴你左右,然而遇到困難的時候,即便那只是大自然微不足道的、為了維持生命最低需求的挑戰。



你還是只能自己面對;你也只能自己面對而已。



(上篇完)



P.S:這篇網誌是因為某一夜的一個事件而引發的,這個事件會在下一篇作解釋;還有,我下一篇不會再擺小強的照片當開版圖了啦!請大家消化不良之餘就原諒我這麼一次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